武松殺嫂子,為何要撕開其衣服?

來源:wukong  [  教育資訊中心   ]  責編:楊麗  |  侵權/違法舉報

RT:我想知道武松殺嫂子,為何要撕開其衣服?

用戶回答1:

看了大家的答案,我并不贊同有些題主所言的導演的安排,與其說是導演的安排,還不如說是當年的說書人如此安排。導演拍電影跟著劇本走,編劇則要看原著,原著作者則要看流傳的評書。

武松一怒之下殺死了謀害武大郎的出軌女潘金蓮,為何要撕開其衣服?回答之前先告訴大家,這一幕被人用雕塑的形式展現出來了,在某地有一個展現這種情形的雕塑,如下圖有些人說大傷風雅,有些人說這是藝術。

那么,為什么要撕開衣服呢?

比較“正”的答案說這是因為武松要找準嫂子的胸口位置準備一刀插死她,其實對于武松來說這個說法有點牽強,武松殺死一個女人沒必要這么多事。

撕開衣服的情節可能是當年市井上講評書的人編纂出來的故事,為什么這樣呢?因為氣氛的需要。那個時候說書人就像今天的單口相聲,一個人在前面講故事,如何吸引觀眾就是一門學問。吸引觀眾需要優秀的情節,吊胃口再來點猛料,英雄殺風流美女再帶點桃色這足以吸引很多聽眾,也讓人大飽口福。

用戶回答2:

武松扯開潘金蓮胸脯衣裳,這場面好香艷,難怪列位都想入非非,嗯,畢竟人非草木,孰能無情。

接下來的畫面就少兒不宜了,武松把尖刀望潘金蓮胸口一槊,然后銜住刀子,就勢用手扒開潘金蓮的胸膛,生掏出潘的心肝脾肺腎。

這場面太瘆人了,假如我在跟前,只能被惡心的吐出膽汁來,想不起別的風流韻事。

但有人說了武松這樣的硬漢子,荷爾蒙水平只能比正常人高,咋能不對如花似玉的嫂子動心思,他是懂道德人倫的人,所不會亂來,可現在嫂子要死了,再不趁機多看幾眼沒機會了,再說扒開衣服之后就殺人,別人看不出端倪來。

這觀點竟然讓我無言以對。

但有一人表示冤屈,他就是好漢武二郎。

話說武二郎自在六和寺出家之后,性子溫和了許多。

他每日只是挑柴打水,打熬筋骨,酒都戒了,眾僧人對他敬重有加。

某日武松正在院中劈柴,天氣燥熱難當,忽然間電閃雷鳴,狂風大作,不及片刻,大雨傾盆而下。

武松站在雨中,道聲,“好雨”。

他在雨中呆立片刻,往事紛至沓來。

正出神間,不意一道閃電從天而降。

說時遲,那時快,武松迅速抄起斧頭,大喝一聲,“何方不知死活的妖怪,倒敢來捋虎須!”,那道閃電直逼武松而去,武松一斧劈去,竟然隨閃電消失。

武松不見蹤影之后大雨戛然而止。

武松去了哪兒呢?他竟然穿越了,來到了燈紅酒綠的現代都市。

幾經輾轉,武松適應了新社會。

各路媒體和網友將其奉為神明。

有一天,媒體興沖沖的邀請武松召開新聞發布會,期間有許多媒體和網友到場。

會場內閃光燈忽明忽滅,氣氛熱烈非常,武松在恍惚間竟然找回了當年打虎后被眾人簇擁的感覺,他心情大好。

這時主持人發話了,“這位就是人人敬仰的打虎英雄武松,大家有問題可以踴躍提問,武英雄盡量為大家解答”。

一家媒體的記者起身發話,“武二哥,你猜大家對你哪件事最感興趣”。

武松臉上泛起自豪的神色,他說:“那自然是景陽岡打虎了,想那頭大蟲何等威風,走路都伴著一股邪風,俺與他斗得那是天昏地暗,那場面叫...”。

“停。”一位網友起身說:“二哥,打虎的事小學生都知道,我們沒興趣聽了,換換別的。”

武松注意到這名網友臉上伴著一絲壞笑。他略略有些惱怒,但是沒有露出聲色,畢竟在六和寺這些年戾氣收斂了好多。

“好,我再想想,那定然是夜走蜈蚣嶺擊殺王道人了,那賊道身為出家人竟然不守清規戒律,找個婦人來調笑,見了這種人我就怒從心頭起,我當時掄起戒刀就...”

“打住,都頭,不是我們故意消遣你,這些事我們耳朵早就聽出繭子了,你說重點吧。”

武松道,“什么重點,武松不知,你們直說”。

眾人齊聲說道,“都頭殺嫂子的時候,為什么要扒開她的衣服,你有什么想法”

武松忽的立起,同時啪的一聲將桌子排的粉碎,茶杯碎了一地。

“我如何得罪了各位,竟然如此想我武松,俺絕不是那種貪圖美色,不顧人倫的人”。

眾人道,“那是那是,但是人非草木,武都頭有想法也正常!”

“待!”武松突然暴雷也似一聲喝,直驚得眾人面如土色。“各位休要再說嘴,不然武松認得你們,我的拳頭可不認人了。”

場面一時壓抑非常,此刻屋外突然電閃雷鳴,一道閃電霹靂而下,伴隨著震耳欲聾的雷聲,武松再次憑空消失。

眾人一片愕然。

武松哪去了,他竟穿回到了六和寺,他長吁一口氣,“還是這里好,劈柴勝過做名人啊。”

用戶回答3:

之前看過許多段子手在分析武松殺嫂這一段都用了極其齷齪和不堪的角度,他們認為武松其實一直垂涎潘金蓮的美色,但在倫理的約束下他不能做越界之事。等到潘金蓮毒死武大后,武松一心想著為哥哥報仇,終于在殺嫂之前動了邪心,就是在下刀之前忍不住看了下嫂嫂的胴體,還抓人家胸脯,最后一刀下去,既滿足了邪欲,也滿足的殺欲…

邏輯文史姨就在想,能如此分析這個事件的人,內心是有多陰暗!

其實要分析這個問題,我們應該從另一個有趣的問題同時入手,就是《水滸傳》的故事背景是北宋,為什么書中的人物去飯館動輒就是好幾斤牛肉下肚,卻很少有人點豬肉,要知道當時耕牛在民間是禁止食用的,甚至在江州,店小二對李逵說我們這里沒有牛肉只有豬肉時,李逵居然勃然大怒。邏輯文史姨之前也和大家聊過這個問題,既然施公不愿意對豬肉有過多的描寫,或許是因為他是回民,或許是因為牛肉下酒更香,亦或是想要體現底層人民“知法犯法”的反抗精神。但這一切的解釋,其實并沒有說到小說的核心點上。

小說中有三次令人深刻的豬肉描寫,一是魯達讓鄭屠切肉,二是曹正的職業,三是石秀幫潘巧云的父親打理豬肉鋪。也就是說施公并不是純粹的不愿意描寫豬肉,而是把它用在了其他“物品”的身上,顯然,兩位姓潘的大小姐就不幸成為了“活牲”。

上學期間我們學過一個文言文小段子叫《庖丁解牛》,庖丁對于自己的宰牛技巧是毫不吝惜贊美之詞,并且說自己牛殺多了,技巧也掌握好了。但對于宰牛的過程,庖丁沒有明說,而很不幸,生長在市井的武松和劊子手楊雄可對這些熟悉的很。那么殺豬怎么殺呢,把豬綁好讓其喪失行動能力后先照脖子一刀沖著心臟下去,等到放一段時間血后,就把其肚子整體劃開,然后取出肉臟,其余部分分別作為食材。

也就是說殺豬的下刀位置都是從豬肚走起,然后放血取內臟,其他器官再做別的處理,可沒有誰殺豬直接砍豬頭吧?

所以,在施公眼里,潘金蓮和潘巧云就是兩頭罪不可赦的待在的母豬罷了,所以要殺她們,也得用屠宰的方式。

我們先看武松殺潘金蓮的描寫:

那婦人見頭勢不好,卻待要叫,被武松腦揪倒來,兩只腳踏住他兩只胳膊,扯開胸脯衣裳。說時遲,那時快,把尖刀去胸前只一剜,口里銜著刀,雙手去挖開胸脯,摳出心肝五臟,供養在靈前。

潘金蓮感覺到了武松的殺氣,先是要叫,這和被宰前的豬舉動一樣。武松用力量將潘金蓮壓制,相當于將豬頭母豬綁好,接著撕開衣裳露出胸脯和肚皮,也正是要找屠宰的位置,然后一刀下去,潘金蓮已說不出話。需要注意,這時潘金蓮肚子被劃開并沒有氣絕,武松便直接用手掏其心肝,又割其頭,完成了屠宰的全部工序。

也就是說武松殺嫂,其實就是一個大型的屠宰現場,為什么有人總能在這么血腥的場景里看出色情呢。

而楊雄殺妻同樣也是這個流程:

一刀從心窩里直割到小肚子下, 取出心肝五臟,掛在松樹上。楊雄又將這婦人七事件分開了,卻將頭面衣服都拴在包裹里了。

所以,施公不是不愿意讓好漢吃豬肉,只是讓蕩婦們變成了豬,再由好漢親自將其屠宰,將暴力美學體會的淋漓盡致。如果把蕩婦比作牲畜,似乎好漢們根本就不用向曹正請教,但毫無疑問,對于武松和楊雄的“變態”舉動,曹正或許是最理解他們的人了。


文/邏輯文史游

所以,《水滸傳》中的好漢不可能再吃豬肉,至于為什么吃黃文炳……嗯,可能因為他是大黃蜂~

用戶回答4:

武松殺嫂撕開其衣服,看到這個標題就知道題主想歪了,或者是故意要把人往溝里帶。

哈哈,不好意思,我不受撩撥,不上你這個當。

武松撕開潘金蓮的衣服是因為他要開膛破肚,帶著衣服怎么好下手

武松從小由哥哥撫養長大,長兄如父,武松對武大郎自然充滿感激和依戀之情,現在這唯一的親人被潘金蓮伙同西門慶害死了,武松一個至親都沒了,等于家也沒了,他對潘金蓮恨之入骨。

而縣官收了好處故意打馬虎眼,袒護西門慶,潘金蓮也跟著逍遙法外,這更增添了武松的憤怒。

兄仇不共戴天,武松時一定要報仇的,官府不管,他就親自動手。

然而一刀殺死潘金蓮太便宜了。

在武松看來,只有把把潘金蓮給剖心挖腹,方能解其心頭之恨,以慰哥哥在天之靈。

這一切都是算計好的,所以真相浮出水面之后,武松上去就撕開了潘金蓮的衣裳,把尖刀插入了她的胸膛,然后劃開,取出心肝等內臟。

穿著衣服你怎么剖人,把衣服除了這部很正常的事嗎?

當然我感覺施耐庵也有小小的惡意在里面,就是為了撩撥讀者的情緒。

潘金蓮并不是水滸里唯一被剖心挖腹的人。

陸謙賣友求榮,林沖一怒之下把他給剖心挖腹了,施耐庵沒寫林沖脫陸謙的衣服,但這不明擺著嗎,帶著衣服肯定礙事,如果施耐庵把這點寫出來,有些人是不是又要懷疑林沖不正常了?

還有孫二娘,她把人切做肉餡時肯定都除去對方脫衣服的,難不成這就能說明她對路過的男女有意思?

李逵割黃文炳的肉來烤,你道他脫沒脫黃文炳的衣服?答案還用得著說嗎,只不過一個大老爺們脫大老爺們衣服的場面太尷尬,不寫也罷。

大家真的不必去過度解讀。

武松是個頂天立地的好男兒,并不是貪淫好色之徒

水滸里的好漢幾乎都不近女色,只有少數幾個正常。

武松不反對女色,但也不很上心,張都監假意把玉蘭嫁給他的時候他十分高興,但他也沒多去看玉蘭,他高興更多的是因為張都監看重他,讓他英雄有用武的余地。

論姿色潘金蓮未必輸給玉蘭,但是長嫂為母,武松不敢亂來。

潘金蓮之前一直撩撥武松,但是沒表現太過,武松礙于武大郎的面子一直隱忍,后來潘金蓮趁武大郎不在家,以言語和肢體行為去挑逗武松,武松徹底怒了,他痛斥了潘金蓮一頓,表示自己不是不懂人倫的畜生,當晚他就離開了武大郎家。

潘金蓮在武大郎面前反倒倒打一耙,武大郎問武松時,武松也不多說,他要維護大哥的面子。

自此武松幾乎不登武大郎家的門,他不愿意和一個不守婦道的嫂子低頭不見抬頭見,那種人他看了心煩。

如果他對潘金蓮有意思,完全可以不搬走。

武松特別討厭行為不檢點的男女,他后來見了貪圖女色的飛天蜈蚣王道人,上來就亮出戒刀,沒有絲毫猶豫。

在武松看來淫就是惡。

武松會貪圖看潘金蓮那兩眼,他要真是那種人,早就跟潘金蓮好了,何必鬧到家破人亡的地步。

拒絕過度解讀,在我看來,武松扒潘金蓮衣服完全是為了方便剖潘金蓮,就跟醫生在病人頭上做手術,會先剃人頭發一樣。

用戶回答5:

感謝邀請,我是“寧靜影像故事”。愛思考歷史,喜歡分享有趣好玩視頻,給生活加點新料。

潘金蓮和西門慶的故事為人熟知,是因為小說《水滸傳》,還有讓人浮想聯翩的《金瓶梅》。在《水滸傳》里,施耐庵將潘金蓮寫成了淫婦,心腸狠毒到聯合奸夫毒殺親夫。

潘金蓮原本是大戶人家的女仆,長得非常美艷。這大戶人家的主人一把年紀了,貪圖潘金蓮美色,非要納潘金蓮為妾。可潘金蓮不同意啊,跑到女主人那里告了狀。

主人自然娶不了潘金蓮了,就心生惡意,故意將潘金蓮嫁給了武大郎。小說里的武大郎,人矮貌丑家窮。潘金蓮和武大郎,確實是不般配。

嫁給武大郎的潘金蓮,就沒少跟當地的浪蕩公子眉來眼去。后來武松出現,讓潘金蓮更是春心蕩漾。同樣是親兄弟,武松人高馬大,英俊帥氣,還是打虎英雄,吸引的潘金蓮越來越嫌棄武大郎。

奈何潘金蓮在武松面前百般搔首弄姿,武松都不心動。被拒絕了的潘金蓮,又遇到了西門慶。西門慶也是當地大戶,受到打擊的潘金蓮,倆人就沒羞沒臊起來。

潘金蓮和西門慶的奸情被武大郎發現后,倆人居然聯手毒殺了武大郎。后來武松回來,查出哥哥武大郎是被他倆所殺,當然要報仇。

武松殺西門慶沒多大看頭,倒是殺潘金蓮時,還把潘金蓮的衣服給扒了,這就耐人尋味了。殺潘金蓮,為何要拔掉她的衣服呢。

《水滸傳》如此寫:那婦人見勢不好,卻待要叫,被武松腦揪倒來,兩只腳踏住他兩只胳膊,扯開胸脯衣裳。說時遲,那時快,把尖刀去胸前只一剜,口里銜著刀,雙手去斡開胸脯,取出心肝五臟,供養在靈前……

有說法是潘金蓮太漂亮了,武松也沒忍住想要偷看潘金蓮。這種說法太可笑了,武松要是想看潘金蓮,潘金蓮誘惑他時,倆人就能勾搭在一起,何必要在殺她時偷看。

還有說法是,武松殺了潘金蓮來祭祀武大郎。脫光了潘金蓮衣服再動手,方便取她的心肝五臟。

武松是十分仇恨潘金蓮的,扒掉潘金蓮的衣服,就是想告訴世人潘金蓮是個淫婦。

己家看法,歡迎關注“寧靜影像故事”,留言討論。

用戶回答6:

不撕開衣服,武松怎么把潘金蓮的五臟拿出來祭武大郎?

那婦人見勢不好,卻待要叫,被武松腦揪倒來,兩只腳踏住他兩只胳膊,扯開胸脯衣裳。說時遲,那時快,把尖刀去胸前只一剜,口里銜著刀,雙手去挖開胸脯,摳出心肝五臟,供養在靈前。

這是武松殺嫂子過程,腦補一下畫面,估計也就幾分鐘的事兒,撕開衣服,是為了取出心肝,武松整個動作一氣呵成,不像殺人,倒像殺豬宰羊一樣利落。

其實,《水滸傳》里,不只武松為哥哥報仇挖過五臟,梁山好漢也動不動就挖心下酒或是挖心祭奠亡靈。這都不算什么,可怕的是孫二娘的酒館還有專門殺人的屋子,有專門放人的凳子,還有繩子、刀等工具,類似于家庭“屠宰場”。

整部書血腥的味道都特別濃松,和孫二娘的殺人越貨不同,武松殺潘金蓮,更有快意恩仇的血性在里面。至于撕開衣服,應該是為了挖心肝五臟方便。就像今天醫生做某些手術前,要剪開衣服一樣。

武松對潘金蓮有沒有別的意思?根本不可能有。如果武松對潘金蓮有意思,就不會在潘金蓮百般撩撥后從哥哥家搬走,住到衙門里。也許有人說,那是因為禮教,因為倫常,武松心里再對潘金蓮有意思,也要克制,這純粹是瞎說。武松在景陽岡上打死了老虎,已經是縣城的名人了,他想娶親,媒婆會踩爛門檻兒,想找個姿色和潘金蓮不相上下,身家還清白的姑娘,輕松就能找到,犯得上和潘金蓮發展什么不倫之戀嗎?

再有,以武松和武大郎的感情,武松也不會對潘金蓮有任何非分之想。武松是哥哥帶大的,對他來說,哥哥相當于父母。哥哥對他,除了兄弟情,還有恩情。如果武大郎正常死亡,還罷了,偏偏武大郎死得不明不白,武松的憤怒可想而知,所以才有摳出心肝五臟的那一幕。

殺潘金蓮的那一刻,武松腦子里不可能有任何骯臟的念頭,他只想讓武大郎的冤魂泉下有知,所以他用潘金蓮心肝五臟當祭品。其實武松在出遠門前,已經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他讓哥哥武大少做些炊餅,早點回家,把門戶看得嚴嚴實實的。武松的預感不是空穴來風,而是潘金蓮的水性楊花,武大郎的本分善良,讓他對哥嫂的生活有了一絲預見,可他回來后,等著他的是武大郎已經火化的晴天霹靂。他四下收集證據,想通過法律程序給武大郎申冤,但知縣收了西門慶的好處,武松求告無門。

面對黑暗,武松決定自己為哥哥報仇,他的復仇計劃周密嚴謹,一絲不亂。殺潘金蓮,殺西門慶,帶著證詞和兩人首級自首,都說明武松是個血性漢子,一點不魯莽。他知道最后的結果是什么,也想好了怎么承擔。刺配,是武松對哥哥的報答,也是一個弟弟竭盡所能的心意。

用戶回答7:

歡迎打開歷史寶藏。


原因很簡單,觀眾需要這個情節。

要知道,梁山好漢這些故事,一開始并不是寫成小說的,而是一章一節,在說書人的腦子里。

說書的我們都知道,不像現在的電視電影,有生動的畫面感,全靠嘴皮子,情節的描述,也都是靠嘴說。因此想要留住顧客,吸引人聽他說,就會加入一些少兒不宜的情節。

武松殺嫂就是這樣的情節。

武松完全可以憤恨之余一刀砍了潘金蓮的腦袋,就此完事。但是說書的需要添油加醋啊,就加上殺人的具體情節,讓這些品味不是很高的勞苦大眾,聽得津津有味。好讓這些人開心打賞,并繼續聽余下的章節。

潘金蓮是水滸中難得的美人,觀眾對這個角色也是期待很多,這個角色甚至在后來,被重新挖掘描述,成了一本蘭陵笑笑生的名著。

后人有說,武松殺潘金蓮之前撕掉其衣服,是為了制造糾紛殺人的現場,好讓以后量刑之時減輕其罪名。這個是沒有必要的,畢竟潘金蓮紅杏出墻,勾結奸夫謀殺親夫在前,如果真是驚動了官府,最后量刑的時候也會考慮這些。

由此可知,武松殺嫂撕開其衣服之舉動,就是為了吸引觀眾的眼球。

而說書的這些口耳相傳的東西,被后人整理成文字作品,就是《水滸傳》中的情節了。


更多歷史類原創內容,歡迎關注@歷史寶藏。

用戶回答8:

眾人拾柴火焰高,我是東北總叨叨。

關于武松殺嫂,為什么要撕開其衣服的疑問,總叨叨也查閱了了一些資料,總叨叨個人認為,武松之所以再殺嫂子的時候撕開其衣服主要是出于以下原因:

1.羞辱嫂子。

大家都知道,武大郎的死罪魁禍首就是武松這個嫂子。在武大被害之前,武松回家和嫂子獨處的時候,那嫂子就曾聊扯過武松這個單身漢,還好武松作風正派,像個漢子,沒有像所謂的雞鳴狗盜之徒一樣就坡下驢,和嫂子干出有備人倫之事。可通過這個事兒,武松也是清楚了嫂子的為人,不過武松并沒有聲張。

到了武大郎死后,武松也聽說了一些小道消息,知道了哥哥武大含冤而死的真兇就是這個給哥哥戴綠帽子,勾搭野男人的“好嫂子”,在武松的世界觀里,嫂子的所作所為無疑是有辱門風,對哥哥武大郎也是極大的羞辱,所以武松殺嫂之前也要撕開嫂子衣服,讓嫂子在眾人面前丟丟丑。

2.泄憤。

武大郎武松的親哥哥的被害,完全是武松的親嫂嫂所為,在與武大郎個人感情非常好的武松看來是十分令他憤怒的,武松一定覺得俺哥哥武大郎起早貪黑的賣炊餅,把你養的白白凈凈的,穿得花枝招展的,你還害俺哥哥,你這是人干得事兒嗎?你對得起俺哥哥嗎?你對得起俺哥哥用汗水為你換來的衣裳嗎?所以武松要撕開嫂嫂的衣裳,來發泄一下憤怒。

3.嚇唬。

武松得到哥哥武大郎死訊以后,回到家之前是經過打聽的,可是鄉鄰們都躲躲閃閃的不說實話。武松回來以后,這才以答謝大家幫助料理哥哥后事為由召集了鄉鄰們前來家中調查,可是武松的回來并沒有得到鄉鄰們中的知情人包括王干娘的實話,所以武松有類似于“殺雞嚇唬猴”的意圖在里面,他在殺嫂子之前撕開嫂子衣服,也是告訴大家,他豁出去了,你們不說實話下場必定好不了!誰也躲不過去。

4.減少阻力,方便挖心。

武松殺嫂子的時候,大家一定要注意,此時的五大媳婦武松的親嫂子是披麻戴孝階段。以當時的制衣技術和武大家的生活條件來看,武松的嫂子極有可能穿的是粗布衣裳,而且這女人穿衣裳通常都不是一件,再加上一身的孝服麻衣,肯定是要鼓鼓囊囊耽誤下刀,不好定位,不利于干凈利索取出心臟的,所以武松要先去掉包裝的阻礙。才撕開嫂嫂衣裳。

通過以上分析,總叨叨人為,武松在殺嫂嫂時撕開衣裳的作法,都是為了順利地替哥哥洗清冤屈,幫哥哥出口惡氣,讓其他目擊者知道這個武家不是個個都是軟柿子!

回答完畢!(哪位有不同看法,歡迎留言)??????










用戶回答9:

武松殺嫂,一直是水滸傳中人們津津樂道的話題。武松是水滸傳中大家比較喜歡的一個人物,嫉惡如仇,胸懷坦蕩。武松在景陽岡上赤手空拳打死老虎,得到知縣賞識,做了陽谷縣的都頭,相當于公安局長。沒想到,在大街上遇到了哥哥武大郎。

原來在武松離開的這段時間,想不到武大郎成家立業,娶了一個如花似玉的老婆潘金蓮。武松和武大郎在陽谷縣意外相逢,武大郎讓武松住到了家里。潘金蓮一見武松,就對他芳心暗許。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武松不會做出違背人倫的事情。縱然潘金蓮百般引誘,武松都不理會。因為這事兒,叔嫂之間鬧下矛盾,武松把潘金蓮罵了一頓,自己搬到縣衙里面去住了。

潘金蓮只是一個渴望愛情的女人,武松讓她燃起了情欲之火,卻不能帶給她安慰和滿足。這導致了后來潘金蓮和西門慶勾搭成奸,武松要負間接責任。

知縣大人安排武松去出差,臨行前武松千叮嚀萬囑咐,讓哥哥武大郎小心在意,萬事忍一忍,等武松回來料理。然而武松走了,西門慶在王婆的唆使之下,和潘金蓮有了奸情。等武松回來,他的哥哥武大郎已經被人害死。

武大郎死得蹊蹺,武松出差回來,無端見了哥哥的靈位,撲身拜倒,放聲大哭。武松是個精細的人,并非粗魯無謀之輩,武松首先是召集鄰里,搜集證據。武松從驗尸體的何九叔那里得知,哥哥武大郎是被人下毒害死。謀害武大郎的人,正是那西門慶、潘金蓮和王婆三個人。

第二天,武松在縣衙告狀,拿出哥哥的骨殖和西門慶賄賂何九叔的銀子做證據,要縣衙拿人。那縣官事先收了西門慶的銀子,因此推脫證據不足。武松對官府失望了,既然這件事官府不管,那么他武松就要自己報仇雪恨。

武松叫來左鄰右舍做見證,讓王婆、潘金蓮謀害武大郎的過程從實招來。那婦人把如何與西門慶勾搭,如何被武大郎捉奸,西門慶如何踢傷了武大郎,最后王婆又是如何唆使潘金蓮藥殺武大郎都一一招來。

王婆和潘金蓮招認之后,武松叫她兩個都點指畫了字,就叫四家鄰舍書了名,也畫了字。然后把潘金蓮和王婆拖過來,跪在武大郎的靈位之前。且看書中寫道:

武松道:“哥哥靈魂不遠,兄弟武二與你報仇雪恨!”叫士兵把紙錢點著。那婦人見頭勢不好,卻待要叫,被武松腦揪倒來,兩只腳踏住她兩只胳膊,扯開胸脯衣裳。說時遲,那時快,把尖刀去胸前只一剜,口里銜著刀,雙手去挖開胸脯,摳出心肝五臟,供養在靈前。胳查一刀,便割下那婦人頭來,血流滿地。

武松殺了人,然后對左鄰右舍做見證的人拱手說道:“有勞高鄰,甚是休怪。且請眾位樓上少坐,待武二便來。”然后鎖了門,提了刀,前去斗殺西門慶。

我們注意到一個細節,武松殺嫂,殺則殺也,為什么多此一舉扯開潘金蓮胸脯的衣裳?在旁人看來,這一具有色情意味的動作,似乎多此一舉,反而顯得武松是個好色之徒,不算好漢。

那么,施耐庵為什么要這么寫呢?其實是別有深意。武松不是好色之徒,他扯開潘金蓮胸前的衣裳,自然不是為了看潘金蓮胸前的那二兩肉,而是為了殺人之時,更加方便利索。武松要挖潘金蓮的心肝來祭奠武大郎,如果不扯開衣服,就會被衣服纏住手里的刀,最后弄一身血污。

水滸傳中挖人心肝的描寫不止這一處。宋江被燕順王矮虎等人捉上清風山,要割他心肝做醒酒湯,其中就有描寫,也是先是扯開衣服。石秀殺嫂子一節,石秀和楊雄兩個人在翠屏山要殺潘巧云,挖出心肝,也是先將衣服都剝了個干凈。

武松殺了潘金蓮后,提了頭直奔獅子樓斗殺西門慶。將了兩顆人頭,一并在武大郎的靈前獻祭完畢。寫了狀紙,前往縣衙自首。殺了人,縣官現在當然不能不管了,但是此時西門慶已經被武松殺了,不管收了多少銀子,此時再去維護他已經沒有意義。所以此時,縣官反而偏向了武松,把他的案子斷得輕了。我們來看武松的判詞:

武松因祭獻亡兄武大,有嫂不容祭祀,因而相爭,婦人將靈床推倒,救護亡兄神主,與嫂斗毆,一時殺死。次后西門慶因與本婦通奸,前來強護,因而斗毆。互相不伏,扭打至獅子橋邊,以致斗殺身死。正犯武松,刺配孟州。

仔細研究這個判詞,其中“有嫂不容祭祀,因而相爭,婦人將靈床推倒,救護亡兄神主,與嫂斗毆,一時殺死”這一句,其實也暗含了武松扯開潘金蓮的衣服的原因。既然兩個人之間發生了斗毆,自然有拉扯,所以武松扯掉了潘金蓮的衣裳,就給自己留下了一個可以減輕罪行的證據。

當然,施公這么寫,還有兩層意思。一個是為了表現武松殺人時的兇狠和心中的憤恨,你看他“說時遲,那時快,把尖刀去胸前只一剜,口里銜著刀,雙手去挖開胸脯,摳出心肝五臟,供養在靈前”。在殺潘金蓮之前,水滸傳中沒有記錄武松曾經殺過人,只是打傷了人流落江湖,但是他殺人時的熟練和干脆利落,可見武松天生就是一個殺星。

武松的殺嫂祭兄,既表現了武松的狠,也表現了潘金蓮作為一個女人的悲。我們都知道,祭奠死人,一般都是用冷豬肉,活著用豬頭,但是武松祭兄,用的是人的潘金蓮的心肝,還有西門慶和潘金蓮兩個人的人頭。在這里,就是把潘金蓮和西門慶兩個人當成了用來祭奠的動物,相當于竹馬牛羊,就是不把兩個人當人了。

水滸傳中用人頭來祭奠人的場景,有好幾處。比如林沖用陸謙的人頭來祭奠山神,宋江用史文恭的人頭來祭奠晁蓋,都是不把人當人,而是當做動物。

潘金蓮只是為了追求個人的愛情和情欲,卻被貼上古今第一淫婦的標簽,甚至死后連基本的人格都失去了,成了祭奠人的動物,這是舊社會對女人自我人格最大的戕害。

潘金蓮這一人物的可憐之處,也通過武松扯開衣裳這一動作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來。宋朝禮教盛行,女人毫無地位可言,武松扯開衣服就將潘金蓮殺了,武松哪里是殺人,其實和殺一頭豬沒有任何區別!武松殺嫂,看似大快人心,其實這背后是對封建禮教吃人、遭他人的最大諷刺。

END.

博客讀書:溫酒讀三國,煮茶看水滸。我是博書君,歡迎關注!

用戶回答10:

武松殺嫂子,為何要撕開其衣服?(關注葛大小姐,天天歷史故事!)


乘武松不在家,潘金蓮勾結西門慶,毒殺武大郎,武松歸來,查明緣由,為兄報仇,將嫂嫂潘金蓮剖胸挖心,斬去首級,祭奠哥哥武大郎,這是《水滸傳》非常精彩的一段,原文如下:

《水滸傳》里面挖心肝的場景不少,清風寨王英要挖宋江的心,孫二娘麻翻兩個公人要挖心,楊雄、石秀要挖潘巧云的心、并不是每個都非要扯開衣服才動手,再說了,武松既然用潘金蓮的首級來祭奠,為什么還要扯衣服挖心呢?

小編認為,主要原因有以下幾點:

一是,武松喜歡調戲年輕女性仇人,有兩個例證:

武松十字坡戲耍孫二娘,語言上說“你獨自一個須冷落”,動作上,武松是這樣和孫二娘過招的。

武松就勢抱住那婦人,把兩只手一拘拘將攏來,當胸前摟住;卻把兩只腿望那婦人下半截只一挾,壓在婦人身上,只見他殺豬也似叫將起來。

如果不提武松的大名,這哪里是打架,分明是小夫妻鬧著玩兒。

還有一處,在孟州道的酒館里,武松讓蔣門神的小妾陪自己吃酒,還揚言“便是主人家娘子,待怎地?相伴我吃酒也不打緊!”

準備暴揍蔣門神的時候,先是摟住蔣門神小妾的腰胯,一手扯住頭發,一下子給扔到酒缸里。

看到了吧?對付女性仇人,只要是有時間,武松總是不忘戲弄一番。

為哥哥報仇,潘金蓮作為武松的頭號大仇人,又是武松的主場,他更有時間和精力來慢慢折磨潘金蓮了。

王婆也在旁邊,武松為什么不剝了她的衣服,長得丑唄!

這樣寫,可讀性更強,更吸引人

什么樣的故事最吸引人,黃和暴力,《水滸傳》最不缺的就是暴力,武松殺嫂這一段更是暴力中的暴力,剖腹挖心砍腦袋,如果在加一點顏色進來,就更能吸引讀者了。

武松殺潘金蓮的那段描寫,血淋淋、赤裸裸,在沒有電視劇的古代,讀者都能憑這段話想象出來當時的場面,很黃很暴力喲!

潘金蓮被武松完全制住,沒有一絲反抗的余地,任憑武松處置,血淋淋里帶著一絲香艷,這就是作者的高明之處。

第三,可以逃避罪責

武松是個捕頭,他熟知法律,《宋刑統》中對出軌男女的處罰,男的關押18個月,女的關押兩年,如果有命案,要交由官府處理,但是西門慶勢力太大,已經買通官服,所以,武松只能私下解決。

關于殺人,有兩種,謀殺是死罪,搏斗中過失殺人,罪不至死,武松撕開潘金蓮的衣服,就是制造打斗的假象,最后的結果正如武松預料的那樣:

據武松雖系報兄之仇,斗殺西門慶奸夫人命,亦則自首,難以釋免。脊杖四十,刺配二千里外。

發配充軍而已!



歡迎關注、轉發、評論,葛大小姐和你一起讀有趣的歷史!

用戶回答11:

在《水滸傳》里,有四大水性女子形象,分別是閻婆惜,潘金蓮,潘巧云,賈氏,她們四個的下場都很慘,尤以二潘死的最慘,究其原因,是因為殺她們人的動機和環境不一樣。

其中閻婆惜完全是自己作死,她跟了宋江以后不守婦道,又跟張文遠廝混,宋江對女色興趣不大,關鍵是他是有大抱負的人,為這點事情惹麻煩他才不干呢。可惜閻婆惜貪心不足,她無意看到宋江私通晁蓋反賊的信件,以此為要挾敲詐宋江,兩人在爭執中,宋江殺了閻婆惜,別看矮宋江武功不咋樣,殺個女流還是很在行的,他一刀先割嗓子眼,接著頭割下來,干凈利落,找回信件就趕著跑路了。盧俊義殺賈氏則要輕松的多,因為當時盧俊義已經在梁山上了,還做了二頭領,賈氏李固已經被底下的梁山好漢捉上山,盧俊義殺他們沒有任何后顧之憂,也不用擔心跑路的事情,所以也就一筆帶過,挖心掏肺,結果了二人。跟他倆一比,武松和楊雄殺人就不一樣了,一來兩人是帶著很大的仇恨,二來兩人都是有預謀有計劃的殺人,三來殺完人他們必須還要考慮后路。

武松從小無父無母,由殘疾哥哥武大郎撫養長大,跟哥哥感情很深。所以當他知道哥哥死后,是格外的悲痛,而當他調查一圈下來發現哥哥死的冤枉時,這種悲痛就轉變成了滔天怒火。不過那個時候武松已經已經不是開始的愣頭青了,他當了有一段日子的都頭,對于律法了解頗深,他首先是找知縣報官,希望走正規渠道將潘金蓮等人繩之于法,結果知縣早早收了西門慶賄賂,不給受理。這個時候武松的悲痛又添加了幾分,他決定用自己的方式復仇。調查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找好人證物證,武松決定動手殺人了,要知道,武松這一刀下去就沒有回頭路了。本來武松從小廝混市井,對于做都頭這樣的活計是十分向往的,因為打虎的原因,他走進了體制內,成為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前程一片光明,就因為這個女人,自己的一切也全都毀了。所以武松對潘金蓮的恨是雙重的,一恨她勾結奸夫,殺了自己哥哥,二恨她葬送自己前程。滔天的恨意讓武松必須以最殘忍的方式來結束潘金蓮性命。


盡管怒火中燒,武松的規劃依舊是嚴絲合縫的,他將潘金蓮挖心掏肺,祭奠死去的哥哥,將她腦袋割下來,是為了去找西門慶報仇示威。至于說剝開衣服,一方面是方便下一步的剖心挖肺,就好像以前村里殺豬后要先退毛一個道理,另一個方面武松也需要發泄,畢竟自己好不容易做了都頭,自己哥哥還沒跟著享福就已經沒了,而他為了報仇,自己的前程也沒了,所以行為上有些粗暴也就不足為奇了。如果對比一下楊雄殺潘巧云,還能看出來一點,就是剝衣帶著羞辱的意味,因為潘金蓮做的事情很不光彩,一句剝衣道出了作者對自己塑造的這個人物充滿了鄙夷。

可以看看楊雄是怎么對待潘巧云的:

楊雄知道自己被綠,特別是聽潘巧云詳細描述自己如何跟裴如海廝混以后,那是勃然大怒。這時候他對媳婦早已沒有一丁點恩愛之情,想的就是如何羞辱她。而他羞辱潘巧云的手段也是讓人瞠目結舌,他自己不親自動手,反而讓石秀剝了潘巧云全身。一般男人來說,即便知道自己被綠,也不愿意別的男人來看自己老婆身子。但是楊雄的表現十分反常,這時候他絲毫沒有當潘巧云為妻子了,只是把她當做復仇對象,盡其可能的羞辱她。而石秀對潘巧云也是十分痛恨,因為之前潘巧云有在楊雄面前誣告他,所以迫不及待的等著復仇呢,楊雄的話正和他意,所以他安排的妥妥當當,就等著楊雄動手了。楊雄也不含糊,直接挖出心肝五臟,跟武松可以說是一個路數。


看看這兩次剝衣殺人,都是當事人在極其憤怒的情況下進行的。別看作者施耐庵只不過加了這么一兩句,就可以引發很多讀者無數腦補的畫面。

如果看了整篇水滸,就會發現作者施耐庵對女性是十分不尊重的,在他筆下,有太多的水性女子,基本上下場都很慘,這也是施耐庵的女性觀。而二潘作為他筆下水性女子的代表人物,出場時間久,描寫細致,給他們安排一個最慘的下場,也許更多的是為了滿足作者自己的惡趣味吧。作者似乎想告訴讀者,不守婦道的女人就是這么個下場。如果因為多這一句就看出武松這樣的好漢有色心來,那就太冤枉武松了。

實際上,不管是武松對潘金蓮還是石秀對潘巧云,他倆都是一點歪心思都沒有。潘金蓮撩撥過武松,潘巧云也撩撥過石秀,但他倆人都是不為所動,因為他們都忠于自己大哥。如果他倆但凡有一點想法,很快他們就能做成好事,而且就憑武大郎或者楊雄那腦子,即使他們做成好事也幾乎不可能被發現。想占便宜對他倆來說太容易了,又怎么會迷戀將死的兩片肉呢。

www.kjnfab.live true http://www.kjnfab.live/jywendedu/671375616909/6713756169095119107.html report 25147 為您提供全方面的武松殺嫂子,為何要撕開其衣服?相關信息,根據用戶需求提供武松殺嫂子,為何要撕開其衣服?最新最全信息,解決用戶的武松殺嫂子,為何要撕開其衣服?需求,RT:我想知道武松殺嫂子,為何要撕開其衣服?用戶回答1:看了大家的答案,我并不贊同有些題主所言的導演的安排,與其說是導演的安排,還不如說是當年的說書人如此安排。導演拍電影跟著劇本走,編劇則要看原著,原著作者則要看流傳的評書。武松一怒之下殺死了謀害武大郎的出軌女潘金蓮,為何要撕開其衣服?回答之前先告訴...
  • 猜你喜歡
  • 24小時熱文
  • 本周熱評
圖文推薦
  • 最新添加
  • 最熱文章
精彩推薦
讀過此文的還讀過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碼 雷速体育会员号 开心彩票游戏 广东十一选五 盒子支付代理赚钱方法 雪缘园首页 91街机捕鱼网站 买手机的店是靠什么赚钱的 有哪些赚钱的平台 知乎 手机足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篮球比分直播007 温州开滴滴能赚钱吗 北单比分投注大厅 梦幻西游每天挖图赚钱吗 2012中国足球直播 佛山禅城最赚钱的菜市场 球探nba比分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