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痛悼念蘇惠漁教授!

來源:SOHU  [  作者:華政青年官方   ]  責編:呂秀玲  |  侵權/違法舉報

原標題:沉痛悼念蘇惠漁教授!

我國杰出資深法學家、華東政法大學功勛教授蘇惠漁昨天(2019年6月19日)凌晨于上海瑞金醫院仙逝,享年85歲。

蘇惠漁同志生平

蘇惠漁,男,1934年9月17日生,漢族,江蘇蘇州人,中共黨員。刑法學教授,中國資深法學家,華東政法大學功勛教授。1993年起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1959年北京大學法律學系本科畢業后留校任教,執教于法理教研室。1963年1月任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研究室研究員。1965年4月至華東政法學院司法業務教研室任教。1972年4月調至復旦大學,曾任新聞系黨總支副書記。1979年6月重返華東政法學院任教。歷任刑法教研室主任、科研處處長、校學位評定委員會委員、校務委員會委員。1982年評為副教授,1986年晉升為教授。2004年12月退休。

上海市刑法學會名譽會長。曾兼任中國法學會理事,中國法學會刑法學研究會副會長、顧問,上海市社聯常委,上海市法學會副會長,上海市刑法學會會長,上海市警察學會副會長,上海市刑事偵查學會副會長,上海市人大常委會立法咨詢員,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特邀研究員等職。

長期從事刑法學理論的研究和教學工作。主講刑法學、案例評析等課程。先后培養了100余名研究生。合著、參著、主編《電腦與量刑》《經濟犯罪論》《量刑方法研究專論》《中日刑事法若干問題》《論國家刑權力》《市場經濟與刑法》《刑法原理與適用研究》《犯罪與刑罰理論專題研究》《刑法學》等學術著作和教材幾十部。發表論文100余篇。1980年論文《略論我國刑法中的犯罪構成》首次全面系統地分析論證了我國刑法的犯罪構成理論,引起刑法學界的廣泛關注。1989年《電腦與量刑》開創性地提出了利用人工智能對量刑的研究,至今仍受到理論和司法實務部門的重視和運用。

1980年11月受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委托,參加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案的審理,擔任李作鵬的辯護律師。1986年12月應聯邦德國著名學府魯爾大學、科隆大學之邀,到聯邦德國進行為期四個月的講學,這是中德建交以來中德關系史上第一次。1988年和日本著名刑法學家西原春夫教授共同發起和推動當代中日兩國刑法學者的學術交流,定期由中日雙方輪流進行召集,出版專輯,形成了最早的一批中日刑事法比較的學術成果。

1994年受司法部委托,任高等政法院校規劃課程教材《刑法學》主編,1997年該教材獲全國高校優秀教材獎。1995年獲上海市高校優秀導師稱號。1998年獲上海市教育發展基金會申銀萬國獎。2004年獲華東政法學院功勛教授稱號。2009年在“首屆中國法學名家論壇”上入選中國首屆當代法學名家名錄。2017年入選中國百名大法學家名錄。

斯人已逝,言猶在耳。在此,讓我們共同緬懷先生為中國法學教育事業執著奉獻的一生,亦追憶先生的崇高品格,以表悼念。

心懷殷情入故園

“忠誠教育事業,獻身法制建設。”——這便是蘇惠漁教授的座右銘。

蘇教授出生于太湖邊一個景色秀麗的小鎮。江南人特有的靈性加上他孜孜不倦的求學態度,終于使其不負眾望,以優異的成績畢業于北大法律系。

1964年,當華政那塊歷經風雨的校牌再次掛起的時候,他抑制不住激動的心情,從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毅然走進了華政園,面對法律的蕭條、教學設備的簡陋、教材的匱乏,堅信一切事在人為的他在司法業務教研室擔起了刑法教學任務,完成了其法律生涯中理論——實踐——理論的二次飛躍。他全力以赴,嘔心瀝血,花費整整兩年完成了全部刑法講稿。

1979年華政復校,在先前那段風云突變的日子里始終不肯放棄“教籍”的蘇教授毅然放棄去日本深造的機會,從復旦大學回到他幾番魂牽夢縈的華政,踏上講壇,重執教鞭,參加了刑法教研室的組建和領導工作。

他比喻說,一個教師好比一個士兵,講壇就是他的第一戰場,教師自愿放棄講壇,就等于士兵逃離他應當為之獻身的戰場。“我心中的那甘苦萬般的感觸,是你們年青人所體會不到的。”蘇教授意味深長地說。

一往情深育英才

春風吹化了嚴冰寒霜,蘇教授回到了他的“第一戰場”。他熱愛教育事業,重視課堂教學。他的講學以邏輯嚴密、抑揚頓挫、語句流暢、深入淺出、詼諧生動為獨特風格。他在重視刑法理論問題研究的同時,強調該學科具有很強的實踐性,指出法學理論是為司法實踐服務的,教學、科研都應植根于司法實踐的土壤中,因此不能坐而論道。

他一方面及時關注理論界的學術動態,另一方面注意與司法實際部門保持緊密的聯系和良好的合作關系。在研究生課程設置方面,他安排大量實踐性內容,更一改傳統“一言堂”的講授方式,采用平等切磋的“自述——討論——總結”型教學方法。他的這一教學思想同時也帶進了刑法學本科教學,在他與同事的努力下,華政刑法學理論教研室于1982年越出傳統刑法學理論體系的構架,創造性地開設了案例評述課,深受同學歡迎,也得到了司法部和當時國家教育部的肯定。

倡導實踐的蘇教授身體力行,他擅長于運用刑法理論解析疑難案例,得出的結論一般都有極強的說服力,所以司法部門的同志把他稱為“為疑難復雜要案‘會診’的老專家”。在他的影響下,華政的刑法專業以務實見長,注重應用,善于觀察現實條件下各種犯罪行為和發展、變化規律,重視理論的實用性和可行性,逐漸形成了以實踐為目的的教學、科研和實踐三結合的治學風格。

在華政園默默耕耘數十載,蘇教授親手帶出的研究生有的已出國深造,有的已取得了博士學位,有的則成為本專業的中堅棟梁。蘇教授如數家珍似地津津樂道于他的學生們。對他來說,學生就是他的孩子,就是他的朋友。作為導師,他盡了職,盡了力,但他還是說:“我對我的學生關心還不夠,了解也不夠!”

在華政復校20周年之際,蘇教授說:“就我個人而言,讓我感到最大欣慰的有兩點:一方面看到學校的發展,另一方面就是看到學生成才。我們學校剛復校時人才匱乏,出現嚴重脫節,20年中我校所取得的一個重要成就即時解決了法律人才的新老交替,培養了一批年輕的法律人才,人才梯隊已經建立起來。我們培養的幾千名法律人才,走向社會、走向法律部門,既充實了法律隊伍,又造就了一支優秀的教學和研究隊伍。這真是可喜可賀!”

“人們說我是專家、學者、領導,我卻始終不渝地認為,我首先是教師,我把我的一腔深情給了我的學生——這些可愛的孩子們,因為我國的法制建設太需要人才了……”法苑育苗,百年樹人。“一往情深育英才”已成為蘇教授扎根于胸的一種歷史責任,因為他珍惜、珍愛那光榮、神圣又沉甸甸的“教師”稱號。

作為學科帶頭人,作為一名刑法學專家,蘇教授認為:高水平的學術成果是深厚的理論功底、豐富的實踐經驗和敏銳的政治洞察力的高度結合。因此刑法學者既要進行宏觀課題的深入研究,也應進行微觀探索,及時洞悉實際部門在具體應用刑事法律過程中所遇到的各種新情況,從中抽象出系統的根本性問題,進而有的放矢地組織多層次、多角度的專題討論。

1980年我國第一部新刑法實施后不久,蘇教授有感于我國刑法學界對犯罪構成理論研究的不足,與朱華榮教授合寫了長達15000字的長篇專論《略論我國刑法中的犯罪構成》。該文首次全面系統地分析論證了我國刑法規范所體現的犯罪構成理論,引起了刑法學界的廣泛關注,并獲得了上海市高校哲學社會科學研究(1976-1982)優秀成果論文獎。

1987年,蘇教授作為華政的課題負責人,接受并承擔了頗具難度的國家級科研項目《量刑綜合平衡與電腦輔助量刑研究》。翌年,該課題便取得了一批卓著的科研成果。司法界給這一開創性的課題以高度評價,認為它的開發應用將會使審判機關在量刑時有一個公開、科學、合理的尺度。

蘇教授抱著“此生許法”的理想全身心地縱橫學海,他筆耕不輟,專著、主編或者參與編撰的專業書籍共十余種,個人撰寫的約50萬字,取得了令人矚目的學術成就。埋首書齋,置身科研,蘇教授非但未感青燈黃卷的寂寞,卻體會到無法擬寫的豐富燦爛的境界。

蘇教授一貫秉著“學術必須與實踐相結合”的學術研究思想,運用科學的方法展開學術研究,他在理論上有獨到見解,且擅長剖析、論證疑難案件,對案件的定罪量刑起到了指導作用。當被問及怎樣才是一名合格律師的時候,蘇教授神情嚴肅地回答:“為了維護國家的法制尊嚴,不求名、不為利,本人應有很好的素質。”

1980年,全國人大設立特別法庭、特別檢察庭,對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主犯的犯罪活動進行偵察、起訴、審判。“兩案”指導委員會決定公開審判中應有辯護律師,我院教師蘇惠漁受委托,擔任李作鵬的辯護律師。林彪、“四人幫”一伙人倒行逆施、罪行累累,深為全國人民所痛恨,蘇教授克服了感情上的障礙,根據事實和法律提出了有利于被告人的辯護意見,獲得了特別法庭的采納。

此次歷史性的審判,成為我國法制建設的里程碑,宣告了我國律師制度的恢復,宣傳了社會主義律師制度,樹立了刑事被告人有權獲得辯護的范例,成為我國撥亂反正以來依法辦案的典范。

在回顧這一段經歷的時候,蘇教授深情地說:“作為一名教學工作者,能與司法實踐相結合,這是很好的學習與鍛煉的機會,至今還回味著當時的體會與受到的教益。”

此后,他還受托參加許多重大刑案的辯護工作。1986年,他以我國第一位赴西德講授中國法律制度的教授,成為兩國關系史上“零”的突破者。他利用此次機會宣傳我國法制建設新成就,所作講座、報告引起了魯爾大學學生的濃厚興趣,被當地媒界譽為“很了解中國的過去,也很了解中國現在的學者”。他的訪問增進了兩國法學界的相互了解,擴大了中國法學界的影響,為中國法學界走向世界作出了貢獻。

他投入刑法修訂的艱巨工作,多次參加全面修改的研究和討論,積極提出許多很有見地的修改意見。在正式提交人大修改前夕,應全國人大法工委的邀請,蘇教授還參加了1996年12月召開的刑法修訂的座談會,為這部保障國家社會、經濟生活秩序和社會主義建設事業的新刑法出臺盡了一份心力。

近期,蘇教授還獲評“全國杰出資深法學家”,以表彰其在刑法學、刑事訴訟法學、司法改革等法學學科領域形成的很多重要研究成果,為改革開放以來的中國法學研究事業和法治建設作出的杰出貢獻。他說,他們這一代法律人與共和國法治事業榮辱與共,同輩中人多數都默默無聞地辛苦耕耘在民主與法治戰線上,大家共同的愿望就是為國家的法治建設奉獻自己的力量。因此,所獲得的這份榮譽并不是個人的榮譽,是黨組織對他們這一輩法律人的肯定,是對廣大默默奉獻的老一輩法律人的褒獎。

先生千古,一路走好!

素材節選自《情系講壇 身獻法苑——記蘇惠漁教授》,作者楊軼菡,原載于《風華歲月》;《碧梧棲老鳳凰枝》,作者方志偉,原載于《華政報》第140期。

END

源||「華東政法大學」微信公眾號

www.kjnfab.live true http://www.kjnfab.live/seduzx/467376/321849796.html report 5757 為您提供全方面的沉痛悼念蘇惠漁教授!相關信息,根據用戶需求提供沉痛悼念蘇惠漁教授!最新最全信息,解決用戶的沉痛悼念蘇惠漁教授!需求,原標題:沉痛悼念蘇惠漁教授!我國杰出資深法學家、華東政法大學功勛教授蘇惠漁昨天(2019年6月19日)凌晨于上海瑞金醫院仙逝,享年85歲。蘇惠漁同志生平蘇惠漁,男,1934年9月17日生,漢族,江蘇蘇州人,中共黨員。刑法學教授,中國資深法學家,華東政法大學功...
  • 猜你喜歡
  • 24小時熱文
  • 本周熱評
圖文推薦
  • 最新添加
  • 最熱文章
精彩推薦
讀過此文的還讀過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