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時評 | “唯學位論”可以休矣

來源:SOHU  [  作者:中國美術報   ]  責編:從大磊  |  侵權/違法舉報

原標題:新聞時評 | “唯學位論”可以休矣

《中國美術報》第149期 美術新聞

本期話題

“速成博士”價值幾何?

顏培大 /本期策劃

【編者按】近日,有消息稱江西省一所高校美術專業因缺少師資而導致其課程無法正常設置。究其原因,該專業并非師資不足,而是由于多名教師同時赴韓國、俄羅斯等國家訪學或攻讀博士學位所致。近年來,為了滿足教育部教學評估對師資的“硬性”要求和教師個人職稱晉升的主觀需要等原因,致使一些高校的教師紛紛外出“混”博士學位,其中不乏藝術類專業的年輕教師,他們大多盯住俄羅斯、日本、韓國、泰國、菲律賓等鄰近國家的藝術博士學位。據知情人士透露:“這些國家的一些藝術博士學位很容易通過,性價比超高。”那么,滋生“高校教師出走‘混’博士學位”現象的根源有哪些?而如此獲得的這些“博士”學位,其學術水準又到底如何?本期時評,特邀請相關專家展開解讀。

本期導讀

大“虛胖”的高校,“注水”的博士

▲李穎

“唯學位論”可以休矣

黃丹麾

教師的靈魂不能為“名”害“實”

▲沈華清

無心學術,何以博士?

▲劉豐果

“唯學位論”可以休矣

?黃丹麾

高文憑和高學位本是個人知識水平與業務能力的標志,但有些人卻以投機的方式進行巧取豪奪,致使高學位和高文憑的含金量大打折扣,這不僅褻瀆了高學位與高文憑的尊嚴,也給社會帶來了一定危害。下面筆者舉一例予以說明。

據《科技日報》2011年5月29日一篇題為《注水文憑催生“以權力和金錢換文憑”怪胎——代課經濟在高校悄然興起》的報道:找人代課使某些在職研究生成為“甩手掌柜”;代課人員“職業素養高”,認真詢問被代課人的身高和體重,竭盡全力把風險降到最低;“唯文憑論”催生“以權力和金錢換文憑”的怪胎,為“提高”專業水平以及混張文憑給升遷鋪路……種種原因造成了目前的在職教育熱,社會的“唯文憑”論逼著人去追逐學位,追逐文憑者因為單位工作太忙只能雇人上課、考試。在職教育給學校帶來了豐厚的物質回報,部分高校為了獲取更多利益,將知識和文憑轉化為金錢交易,更有甚者,將在職教育變成了“文憑工廠”。可見,花錢買文憑者與以文憑賣錢者屬于“周瑜打黃蓋”——一個愿打,一個愿挨。這種縮水文憑,不僅玷污了神圣的學府,助長了腐敗、浮夸之風,更讓一紙文憑變得廉價與猥瑣。

目前一些沒有博士學位的高校教師,專赴韓國、俄羅斯、泰國、菲律賓等國家攻讀藝術博士學位,滋生如此現象的根本原因一方面是“唯學位論”在作怪,另一方面和某些高校不顧自身實際,盲目追求“雙一流”等高大上目標有關。

多年前,筆者在魯迅美術學院任教時,某師范大學畢業的博士前來應聘,對時為魯迅美術學院院長的韋爾申提出的“文人畫”和“印象派”等基本知識答得一塌糊涂,最后這樣的博士只能鎩羽而歸,無法被魯迅美術學院錄用。我想,這些“高性價比”的“博士”學位者,其學術水準大多同樣會是名實不符、濫竽充數。

我們再來探討一個問題,是不是學位越高,水平越高?答案當然是否定的。1917年,24歲的梁漱溟報考北京大學,因分數不夠,遺憾落榜。就在他傷心失落之時,卻意外接到了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的聘書,邀請他來擔任北京大學教授。原來,蔡元培在《東方雜志》上,看到了梁漱溟寫的《究元決疑論》這篇文章,該文第一次用西方現代學說闡述佛教理論,蔡元培對這篇文章印象非常深刻,當他聽說作者梁漱溟報考北大落榜時,笑著說:“梁漱溟想當北大學生沒有資格,那就請他到北大來當教授吧!”于是,一個北大落榜生,轉眼就成了北大教授。正是這位落榜的北大教授先后出版了《東西文化及其哲學》《中國民族自救運動之最后覺悟》《中國文化要義》《人心與人生》等鴻篇巨著,成為新儒家的代表人物,更被稱為“中國最后一位儒學家”。可見,文憑與學位的高低和學術水平沒有直接關系。

中學肄業的啟功,通過后天努力,陸續出版《古代字體論稿》《詩文聲律論稿》《啟功叢稿》《啟功韻語》《啟功絮語》《啟功贅語》《漢語現象論叢》《論書絕句》《論書札記》《說八股》《啟功書畫留影冊》《啟功全集》等煌煌著作,最終成為中國當代著名書畫家、教育家、古典文獻學家、鑒定家、紅學家、詩人、國學大師。這一方面固然是他個人的奇跡,另一方面也正是“唯才是舉”的評議制度之功勞。

啟功66歲生日時為自己擬過一篇墓志銘:“中學生,副教授。博不精,專不透。名雖揚,實不夠。高不成,低不就。癱趨左,派曾右。面微圓,皮欠厚。妻已亡,并無后。喪猶新,病照舊。六十六,非不壽。八寶山,漸相湊。計平生,謚曰陋。身與名,一齊臭。”啟功的這段話雖有調侃與謙遜之意,但卻再次證明低學歷者照樣能做出大學問。

我們再看一下美術類博士的境遇。對于美術類博士,C先生曾說“博不如碩,碩不如本”,具體言之,就是美術專業好的本科生,往往由于外語、政治成績不好而考不上碩士研究生,同理,美術專業好的碩士生由于外語成績不好,也考不上博士研究生,而那些考上博士研究生的人美術專業水準平平,由此C先生推斷“博不如碩,碩不如本”。另外,藝術類博士畢業后又面臨就業的難題,論藝術專業水準趕不上專業好的本科生,論美術史論知識趕不上純粹美術史論畢業生,結果高不成、低難就,找工作時落入尷尬的境地。基于此,有許多學者對招考美術實踐類博士生持否定態度,現在看來有一定的道理。

由此可見,要想真正發現人才、使用人才,必須拋棄“唯學位論”和“唯文憑論”的用人制度,而是要認真考察擬用之人的實際工作能力和科研水平,只有這樣,才能做到人盡其才。早在三國時期的曹操尚能“唯才是舉”,相信進入21世紀的中國定能克服“唯學位論”和“唯文憑論”,既要“以德用人”,也要“唯才是舉”,只有如此才能杜絕“縮水文憑”與“投機文憑”現象的滋生,從而真正完成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重任。

www.kjnfab.live true http://www.kjnfab.live/seduzx/534797/316231883.html report 4094 為您提供全方面的新聞時評 | “唯學位論”可以休矣相關信息,根據用戶需求提供新聞時評 | “唯學位論”可以休矣最新最全信息,解決用戶的新聞時評 | “唯學位論”可以休矣需求,原標題:新聞時評|“唯學位論”可以休矣《中國美術報》第149期美術新聞本期話題“速成博士”價值幾何?□顏培大/本期策劃【編者按】近日,有消息稱江西省一所高校美術專業因缺少師資而導致其課程無法正常設置。究其原因,該專業并非師資不足,而是由于多名教...
  • 猜你喜歡
  • 24小時熱文
  • 本周熱評
圖文推薦
  • 最新添加
  • 最熱文章
精彩推薦
讀過此文的還讀過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