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黃幾復》翻譯和賞析

來源:ruiwen  [  教育資訊中心   ]  責編:張華  |  侵權/違法舉報

⑴黃幾復:即黃介,字幾復,南昌人,是黃庭堅少年時的好友。其事跡見黃庭堅所作《黃幾復墓志銘》(《豫章黃先生文集》卷二三)。⑵“我居”句:《左傳·僖公四年》:“君處北海,寡人處南海,惟是風馬牛不相及也。作者在“跋”中說:“幾復在廣州四會,予在德州德平鎮,皆海濱也。⑶“寄雁”句:傳說雁南飛時不過衡陽回雁峰,更不用說嶺南了。⑷四立壁:《史記·司馬相如傳》:“文君夜奔相如,相如馳歸成都,家徒四壁立。⑸蘄(qí):祈求。肱:上臂,手臂由肘到肩的部分,古代有三折肱而為良醫的說法。⑹瘴(zhàng)溪:舊傳嶺南邊遠之地多瘴氣。溪:文集、明大全本作“煙”。“我居北海君南海”,起勢突兀。寫彼此所居之地一“北”一“南”,已露懷念友人、望而不見之意;各綴一“海”字,更顯得相隔遼遠,海天茫茫。作者跋此詩云:“幾復在廣州四會,予在德州德平鎮,皆海濱也。“寄雁傳書謝不能”,這一句從第一句中自然涌出,在人意中;但又有出人意外的地方。兩位朋友一在北海,一在南海,相思不相見,自然就想到寄信;“寄雁傳書”的典故也就信手拈來。李白長流夜郎,杜甫在秦州作的《天末懷李白》詩里說:“涼風起天末,君子意如何?鴻雁幾時到,江湖秋水多!強調音書難達,說“鴻雁幾時到”就行了。黃庭堅卻用了與眾不同的說法:“寄雁傳書—謝不能。意謂:我托雁兒捎一封信去,雁兒卻謝絕了。“寄雁傳書”,這典故太熟了,但繼之以“謝不能”,立刻變陳熟為生新。黃庭堅是講究“點鐵成金”之法的,王若虛批評說:“魯直論詩,有‘奪胎換骨’、‘點鐵成金’之喻,世以為名言。以予觀之,特剽竊之黠者耳。(《滹南詩話》卷下)類似“剽竊”的情況當然是有的,但也不能一概而論。上面所講的詩句,可算成功的例子。“寄雁傳書”,作典故用,不過表示傳遞書信罷了。但相傳大雁南飛,至衡陽而止。王勃《秋日登洪府滕王閣餞別序》云:“雁陣驚寒,聲斷衡陽之浦。秦觀《阮郎歸》云:“衡陽猶有雁傳書,郴陽和雁無。黃庭堅的詩句,亦同此意;但把雁兒擬人化,寫得更有情趣。第二聯在當時就很有名。這兩句詩所用的詞都是常見的,甚至可說是“陳言”,談不上“奇”。張耒稱為“奇語”,當然是就其整體說的;可惜的是何以“奇”,“奇”在何處,他沒有講。其實,正是黃庭堅這樣遣詞入詩,才創造出如此清新雋永的意境,給人以強烈的藝術感染。任淵說這“兩句皆記憶往時游居之樂”,看來是弄錯了。據《黃幾復墓志銘》所載,黃幾復于熙寧九年(1076年)“同學究出身,調程鄉尉”;距作此詩剛好十年。結合詩意來看,黃幾復“同學究出身”之時,是與作者在京城里相聚過的,緊接著就分別了,一別十年。這兩句詩,上句追憶京城相聚之樂,下句抒寫別后相思之深。詩人擺脫常境,不用“我們兩人當年相會”之類的一般說法,卻拈出“一杯酒”三字。“一杯酒”,這太常見了,但惟其常見,正可給人以豐富的暗示。沈約《別范安成》云:“勿言一樽酒,明日難重持。王維《送元二使安西》云:“勸君更進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杜甫《春日憶李白》云:“何時一樽酒,重與細論文?故人相見,或談心,或論文,總是要吃酒的。僅用“一杯酒”,就寫出了兩人相會的情景。詩人還選了“桃李”、“春風”兩個詞。這兩個詞,也很陳熟,但正因為熟,能夠把陽春煙景一下子喚到讀者面前,用這兩個詞給“一杯酒”以良辰美景的烘托,就把朋友相會之樂表現出來了。其實要用七個字寫出兩人離別和別后思念之殷,也不那么容易。詩人卻選了“江湖”、“夜雨”、“十年燈”,作了動人的抒寫。“江湖”一詞,能使人想到流轉和飄泊,杜甫《夢李白》云:“江湖多風波,舟楫恐失墜。“夜雨”,能引起懷人之情,李商隱《夜雨寄北》云:“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在“江湖”而聽“夜雨”,就更增加蕭索之感。“夜雨”之時,需要點燈,所以接著選了“燈”字。“燈”,這是一個常用詞,而“十年燈”,則是作者的首創,用以和“江湖夜雨”相聯綴,就能激發讀者的一連串想象:兩個朋友,各自飄泊江湖,每逢夜雨,獨對孤燈,互相思念,深宵不寐。而這般情景,已延續了十年。晚唐溫庭筠不用動詞,只選擇若干名詞加以適當的配合,寫出了“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兩句詩,真切地表現了“商山早行”的情景,頗為后人所稱道。歐陽修有意學習,在《送張至秘校歸莊》詩里寫了“鳥聲梅店雨,柳色野橋春”一聯,終覺其在范圍之內,他自己也不滿意(參看《詩話總龜》、《存余堂詩話》)。黃庭堅的這一聯詩,吸取了溫詩的句法,卻創造了獨特的意境。“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這都是些名詞或名詞性詞組,其中的每一個詞或詞組,都能使人想象出特定的景象、特定的情境,展現了耐人尋味的藝術天地。同時這兩句詩,還是相互對照的。兩句詩除各自表現的情景之外,還從相互對照中顯示出許多東西。第一、下句所寫,分明是別后十年來的情景,包括眼前的情景;那么,上句所寫,自然是十年前的情景。因此,上句無須說“我們當年相會”,而這層意思,已從與下句的對照中表現出來。第二、“江湖”除了前面所講的意義之外,還有與京城相對的意義,所謂“身在江湖,心存魏闕”,就是明顯的例證。“春風”一詞,也另有含意。孟郊《登科后》詩云:“昔日齷齪不足夸,今朝放蕩思無涯。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和下句對照,上句所寫,時、地、景、事、情,都依稀可見:時,十年前的春季;地,北宋王朝的京城開封;景,春風吹拂、桃李盛開;事,友人“同學究出身”,把酒歡會;情,則洋溢于良辰美景、賞心樂事之中。“桃李春風”與“江湖夜雨”,這是“樂”與“哀”的對照;“一杯酒”與“十年燈”,這是“一”與“多”的對照。“桃李春風”而共飲“一杯酒”,歡會極其短促。“江湖夜雨”而各對“十年燈”,飄泊極其漫長。快意與失望,暫聚與久別,往日的交情與當前的思念,都從時、地、景、事、情的強烈對照中表現出來,令人尋味無窮。張耒評為“奇語”,并非偶然。后四句,從“持家”、“治病”、“讀書”三個方面表現黃幾復的為人和處境。“持家,—但有四立壁”,“治病,—不蘄三折肱”。這兩句,也是相互對照的。作為一個縣的長官,家里只有立在那兒的四堵墻壁,這既說明他清正廉潔,又說明他把全部精力和心思用于“治病”和“讀書”,無心、也無暇經營個人的安樂窩。“治病”句化用《左傳·定公十三年》記載的一句古代成語:“三折肱,知為良醫。意思是:一個人如果三次跌斷胳膊,就可以斷定他是個好醫生,因為他必然積累了治療和護理的豐富經驗。在這里,當然不是說黃幾復會“治病”,而是說他善“治國”,《國語·晉語》里就有“上醫醫國,其次救人”的說法。黃庭堅在《送范德孺知慶州》詩里也說范仲淹“平生端有活國計,百不一試埋九京”。作者稱黃幾復善“治病”、但并不需要“三折肱”,言外之意是:他已經有政績,顯露了治國救民的才干,為什么還不重用,老要他在下面跌撞呢?尾聯以“想見”領起,與首句“我居北海君南海”相照應。在作者的想象里,十年前在京城的“桃里春風”中把酒暢談理想的朋友,如今已白發蕭蕭,卻仍然像從前那樣好學不倦。他“讀書頭已白”,還只在海濱作一個縣令。其讀書聲是否還像從前那樣歡快悅耳,沒有明寫,而以“隔溪猿哭瘴溪藤”作映襯,就給整個圖景帶來凄涼的氛圍;不平之鳴,憐才之意,也都蘊含其中。黃庭堅推崇杜甫,以杜甫為學習榜樣,七律尤其如此。但比較而言,他的學習偏重形式技巧方面。他說:“老杜作詩,退之作文,無一字無來處,蓋后人讀書少,故謂韓、杜自作此語耳。古之能為文章者,真能陶冶萬物,雖取古人之陳言入于翰墨,如靈丹一粒,點鐵成金也。(《答洪駒父書》)而杜甫的杰出之處主要表現在以“窮年憂黎元”的激情,藝術地反映了安史之亂前后的廣闊現實。詩的語言,也豐富多彩,元稹就贊賞“憐渠直道當時語,不著心源傍古人”的一面。當然,杜甫的不少律詩,也是講究用典的;黃庭堅把這一點推到極端,追求“無一字無來處”,其流弊是生硬晦澀,妨礙了真情實感的生動表達。但這也不能一概而論。例如這首《寄黃幾復》,就可以說是“無一字無來處”。但并不覺晦澀;有的地方,還由于活用典故而豐富了詩句的內涵;而取《左傳》《史記》《漢書》中的散文語言入詩,又給近體詩帶來蒼勁古樸的風味。黃庭堅主張“寧律不諧而不使句弱”。他的不諧律是有講究的,方東樹就說他“于音節尤別創一種兀傲奇崛之響,其神氣即隨此以見”。在這一點上,他也學習杜甫。杜甫首創拗律,如“落花游絲白日靜,鳴鳩乳燕青春深”,“有時自發鐘磐響,落日更見漁樵人”等句,從拗折之中,見波峭之致。黃庭堅推而廣之,于當用平字處往往易以仄字,如“只今滿坐且尊酒,后夜此堂空月明”,“黃流不解涴明月,碧樹為我生涼秋”,“清談落筆一萬字,白眼舉觴三百杯”等都句法拗峭而音響新異,具有特殊的韻味。這首《寄黃幾復》亦然。“持家”句兩平五仄,“治病”句也順中帶拗,其兀傲的句法與奇峭的音響,正有助于表現黃幾復廉潔干練,剛正不阿的性格。宋人王直方《王直方詩話》:張文潛嘗謂余曰:“黃九詩‘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真是奇語。宋人普聞《詩論》:初二句為破題,第三第四句為頷聯。大凡頷聯皆宜意對。春風桃李但一杯,而想象無聊,窶空為甚,飄蓬寒雨十年燈之下,未見青云得路之便,其羈孤未遇之嘆,具見矣。其句意亦就境中宣出。“桃李春風”、“江湖夜雨”,皆境也。昧者不知,直謂境句,謬矣。宋人陳模《懷古錄》卷上:山谷“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盡言杯酒別又十年燈矣。同一機軸,此最高處。清人方東樹《昭昧詹言》卷二十:亦是一起浩然,一氣涌出。五六一頓。結句與前一樣筆法。山谷兀傲縱橫,一氣涌現。然專學之,恐流入空滑,須慎之。陳衍《宋詩精華錄》卷二:次句語妙,化臭腐為神奇也。三四為此老最合時宜語;五六則狂奴故態矣www.kjnfab.live防采集請勿采集本網。

  《寄黃幾復》作者是宋朝文學家黃庭堅。其古詩全文如下:

出自宋代黃庭堅的《寄黃幾復》 原詩: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傳書謝不能。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持家但有四立壁,治病不蘄三折肱。想見讀書頭已白,隔溪猿哭瘴溪藤。賞析: 黃庭堅主張“寧律不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傳書謝不能。

1、解釋 想你清貧自守發奮讀書,如今頭發已白了罷,隔著充滿瘴氣的山溪,猿猴哀鳴攀援深林里的青藤此時黃幾復知四會縣(今廣東四會縣)。當時兩人分處天南海北,黃庭堅遙想友人,寫下了這首詩。

  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

出處《淮上喜會梁川故人》作者唐代—韋應物,字面意思是:我倆離別后如浮云飄流不定,歲月如流水一晃過十年。內容介紹: “浮云一別后,流水十年間”,表現的時間最長。表現的空間最寬,表現的

  持家但有四立壁,治國不蘄三折肱。

是自責、自咎、自慚的意思,謙辭。勛業文章謝不能,生涯分付一枝藤。陸游 我無前輩千鈞筆,造物爭功謝不能。陸游 謝xiè 【動】 (形聲。從言,射聲。本義:向人認錯道歉)

  想得讀書頭已白,隔溪猿哭瘴煙滕。

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譯文:(當年)春風下觀賞桃李共飲美酒,(如今)江湖落魄,一別已是十年,常對著孤燈聽著秋雨思念著你。

  【前言】

  《寄黃幾復》是宋代文學家黃庭堅的詩作。此詩稱贊黃幾復廉正、干練、好學,而對其垂老沉淪的處境,深表惋惜,抒發了思念友人的殷殷之情,寄寓了對友人懷才不遇的不平與憤慨。全詩情真意厚,感人至深。而在好用書卷,以故為新,運古于律,拗折波峭等方面,又都表現出黃詩的特色,可視為黃庭堅的代表作。

  【注釋】

  ⑴黃幾復:即黃介,字幾復,南昌人,是黃庭堅少年時的好友。其事跡見黃庭堅所作《黃幾復墓志銘》(《豫章黃先生文集》卷二三)。

  ⑵“我居”句:《左傳·僖公四年》:“君處北海,寡人處南海,惟是風馬牛不相及也。”作者在“跋”中說:“幾復在廣州四會,予在德州德平鎮,皆海濱也。”

  ⑶“寄雁”句:傳說雁南飛時不過衡陽回雁峰,更不用說嶺南了。

  ⑷四立壁:《史記·司馬相如傳》:“文君夜奔相如,相如馳歸成都,家徒四壁立。”

  ⑸蘄:祈求。肱:上臂,手臂由肘到肩的`部分,古代有三折肱而為良醫的說法。

  ⑹瘴溪:舊傳嶺南邊遠之地多瘴氣。溪:文集、明大全本作“煙”。

  【翻譯】

  我住在北方海濱,而你住在南方海濱,欲托鴻雁傳書,它卻飛不過衡陽。當年春風下觀賞桃李共飲美酒,江湖落魄,一別已是十年,常對著孤燈聽著秋雨思念著你。你支撐生計也只有四堵空墻,艱難至此。古人三折肱后便成良醫,我卻但愿你不要如此。想你清貧自守發奮讀書,如今頭發已白了罷,隔著充滿瘴氣的山溪,猿猴哀鳴攀援深林里的青藤。

  【鑒賞】

  “我居北海君南海”,起勢突兀。寫彼此所居之地一“北”一“南”,已露懷念友人、望而不見之意;各綴一“海”字,更顯得相隔遼遠,海天茫茫。作者跋此詩云:“幾復在廣州四會,予在德州德平鎮,皆海濱也。”,“寄雁傳書謝不能”,這一句從第一句中自然涌出,在人意中;但又有出人意外的地方。兩位朋友一在北海,一在南海,相思不相見,自然就想到寄信;“寄雁傳書”的典故也就信手拈來。

  第二聯在當時就很有名。《王直方詩話》云:“張文潛謂余曰:黃九云:‘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真奇語。”這兩句詩所用的詞都是常見的,甚至可說是“陳言”,談不上“奇”。張耒稱為“奇語”,當然是就其整體說的;可惜的是何以“奇”,“奇”在何處,他沒有講。其實,正是黃庭堅這樣遣詞入詩,才創造出如此清新雋永的意境,給人以強烈的藝術感染。

  再試想,要用七個字寫出兩人離別和別后思念之殷,也不那么容易。詩人卻選了“江湖”、“夜雨”、“十年燈”,作了動人的抒寫。“江湖”一詞,能使人想到流轉和飄泊,杜甫《夢李白》云:“江湖多風波,舟楫恐失墜。”“夜雨”,能引起懷人之情,李商隱《夜雨寄北》云:“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在“江湖”而聽“夜雨”,就更增加蕭索之感。

  尾聯以“想見”領起,與首句“我居北海君南海”相照應。在作者的想象里,十年前在京城的“桃里春風”中把酒暢談理想的朋友,如今已白發蕭蕭,卻仍然象從前那樣好學不倦!他“讀書頭已白”,還只在海濱作一個縣令。其讀書聲是否還象從前那樣歡快悅耳,沒有明寫,而以“隔溪猿哭瘴溪藤”作映襯,就給整個圖景帶來凄涼的氛圍;不平之鳴,憐才之意,也都蘊含其中。

【《寄黃幾復》翻譯和賞析】相關文章:

1.《寄黃幾復》翻譯賞析

2.寄黃幾復黃庭堅詩詞及賞析

3.《寄黃幾復》的詩詞賞析

4.送柴侍御翻譯和賞析

5.金陵懷古翻譯和賞析

6.《贈花卿》賞析和翻譯

7.《相思》原文翻譯和賞析

8.觀刈麥的原文翻譯和賞析古籍圖文推薦

最新文章

黃庭堅<寄黃幾復>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傳書謝不能。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持家但有四立壁,治病不蘄三折肱。想見讀書頭已白,隔溪猿哭瘴溪藤。[集評]:宋.張耒:“黃九云"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真奇語。(《王直方詩話》)清.蕉?鰨骸耙黃?迫唬?黃?砍觥?山谷兀傲縱橫,一氣涌現。然專學之,恐流入空滑,須慎之。(《昭昧詹言》)近.陳衍:“次句語妙,化臭腐為神奇也。三四句為此老最合時宜語,五六則狂奴故態矣。(《宋詩精華錄》)今.程千帆:“這篇詩前半寫昔日之交情,今天的懷想;后半稱贊黃幾復不但清貧好學,而且干練有為,然而垂暮之年,還只在海濱作一縣令。憐才之意,不平之鳴,都于言外見之。(《古詩今選》)今.霍松林:“溫庭筠《商山早行》云"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二句不用一動詞,而早行境界全出,此詩吸取了溫詩的句法,創造了獨特的意境。桃李春風"與"江湖夜雨",這是樂與哀的對照,快意與失望,暫聚與久別,往日的交情與當前的思念,都從時、地、景、事、情的強烈對照中表現出來,令人回味無窮。張耒評為奇語,確有見地。總之,此詩善用典實,內蘊豐富,以故為新,拗折波峭,很能表現出黃詩的特色。(《宋詩鑒賞辭典》)[風一樣的讀后感]:霍松林的評點,仔細研究,深入闡發,讓人感慨,山谷此詩得他讀后無悔矣。霍之所言甚是,此詩幾乎囊括了山谷詩的重要特點,可為學習借鑒。讀此詩感受最深的有以下兩點,一是首、頸二聯四用典故,但不見繁雜晦澀之處,特別是首聯及頸聯的第一句,用典不著痕跡,善用典故,化為己有之故也。用典的方法有很多,我喜歡這種用法,看不懂典的人也能會意理解,看得懂典的人又能更加深入一層進行理解。二是首、頸二聯運散入律。運散入律極易造成蒼勁灑脫的勁力,給詩以特別之貌。但此詩也不全是以散入律,中間夾以頷、尾聯的普通語句,與首、頸二聯形成調劑和緩沖,形成了全詩拗折波峭的風格。山谷是江西詩派的代表人物,在網上常聽人一說及江西詩派,不是詆毀,便是表示不屑,認為他們故作矯情,故意晦澀,喜歡翻故紙堆。我覺得這是一種極為片面的看法,是吃不到葡萄的狐貍。讀詩懶惰的人,喜歡找一些寫得白話的、好理解的詩來讀也是可以的,但不能因為自己不能理解一首詩就斥之為晦澀,斥之為故作矯情。學術有專攻,各人的理解力也有片面,有的詩一下子看不懂是很自然的事。另外,讓人看懂并不是詩的必要條件,詩本是極為蘊籍之物,不與其神通,不用心,達不到那種需要的理解力,都可能造成讀不懂,或者懂也不全面,這個很自然。所以我覺得言詩不能以懂不懂去判斷一首詩的優與劣,而是要在懂的基礎上,再找其不足之處,這才是閱讀的正理。參考資料:http://www.shixue.com/cgi-bin/magazine/magazine.cgi?menu=show&stitle=20020630044730內容來自www.kjnfab.live請勿采集。

www.kjnfab.live true http://www.kjnfab.live/wrrview/guji/2361632.html report 10786 為您提供全方面的《寄黃幾復》翻譯和賞析相關信息,根據用戶需求提供《寄黃幾復》翻譯和賞析最新最全信息,解決用戶的《寄黃幾復》翻譯和賞析需求,  《寄黃幾復》作者是宋朝文學家黃庭堅。其古詩全文如下: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傳書謝不能。  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  持家但有四立壁,治國不蘄三折肱。  想得讀書頭已白,隔溪猿哭瘴煙滕。  【前言】  《寄黃幾復》是宋代文學家黃庭堅的詩作。此詩稱贊黃幾復廉正、干練、好學,而對其垂老沉淪的處境,深表惋惜,抒發了思念友人的殷殷之情,寄寓了對友人懷才不遇的不平與憤慨。全詩情真意厚,感人至深
  • 猜你喜歡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碼 浙江6+1走势图 4个平码的算法 贵州遵义麻将下载 5分彩走势图下载 麻将血流成河下载 fg电子 美人捕鱼 填大坑安卓版 申城棋牌正宗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四川熊猫麻将 股份公司注册 浙江6+1开奖号码双色球 微信股票群二维码 2020年六合开奖日期表 下载长沙麻将 重庆麻将怎么算胡牌